欢迎来到天下冀商网

冀商画院
柳叶皴情诗畔墨,毫锋取字铁林兵
——读段铁林柳叶体书法艺术有感
发布日期:2016/9/20 8:22:35   文章来源:天下冀商网

 

文/何永利

    北宋时,有个文学家李廌是个奇人,与秦观、黄庭坚、张耒、晁补之、陈师道,同称为“苏门六君子”。 苏轼对他才学极为赞赏,认为其笔墨翻澜,有飞沙走石之势,拍着他的背说:“你的才能,可敌万人。”

    他曾经有首叫做《作塞上射猎行》的诗,写下过这样的句子:“紫髯将军柳叶甲,银騣护阑白玉勒。铁林子弟八九千,饮马渡桥过河北。”被后人久久称道,吟咏历代。

 

 

    也许是历史的巧合,也许李廌真的通晓天机,有未卜先知之能,竟然掐算出,在930多年后,有个洛阳人因行伍落根于河北,用书法的柳叶体,授徒几千子弟,得以成名,扬名燕赵,李廌算出的这个人叫做“段铁林”。

    这确实不是传说,而是现代生活里我遇到的一件真的故事。在一次活动中,我看到了段铁林先生书写的柳叶体,端的是收放开合,柳叶飘浮,珠圆玉润、锋芒不显,得婉畅秀润之致。遒媚相生,清雅妙趣。秉天趣于豪端,甚喜其笔墨的平和简远,气格不俗。便恳求墨宝珍藏,得以相识。

    近先生访门,嘱我为其书法作评,因文字繁忙,压案甚多,故推后三月有余,很是惭愧,今专誊笔墨,试谈读先生柳叶体书法感想一二,以飨先生重托。

    说起“柳叶体”的因缘,与一位名人有关, 他是三国时曹魏将领,西晋时重臣、书法家,曹魏尚书卫觊之子卫瓘,他与钟会、邓艾灭了刘备的社稷蜀国,并识破姜维诡计,做主捕杀钟会、邓艾,保证了魏国一统,西晋建立后,历任青州、幽州刺史、征东大将军,因功进爵菑阳公。后入朝为尚书令、侍中,又升任司空,领太子少傅,晋惠帝即位后,与贾后对立。不久,贾后唆使楚王司马玮矫诏诛杀卫瓘一门,享年七十二岁。

 

 

    不仅如此,卫瓘还是卫氏书派的关键人物,起着承先启后的作用。汉末至魏晋时期卫氏家族的“卫门书法”,称雄中国书坛130多年。这四代书法家指的卫凯、卫瓘、卫恒和卫铄,卫铄就是卫夫人。从书法史的角度看,卫瓘与钟繇都是南北书派的共祖,其影响之深远,确非一般。

    卫凯是卫瓘的父亲,他的弟弟卫仲道娶了东汉才女书法大家、文学家蔡文姬为妻,虽然婚期很短暂,卫仲道就因病去世了,但蔡文姬所带来的书写秘笈,足以令卫氏家族书写技法如虎添翼,卫家还是得到了蔡邕和蔡文姬的书法真传,蔡邕的《熹平石经》把中国隶书推向巅峰,卫凯的隶书在三国也独占鳌头,他的传世之作是《魏官仪》和尝注的《论语》八卷,传世墨宝有隶书《受禅表》碑志。卫凯之子卫瓘也就是卫夫人的伯父,他的草书和柳叶篆简直是神品,彪炳西晋书坛,以《顿州贴》传世。卫瓘之子卫恒也就是卫夫人的堂兄,官至尚书郎、黄门郎,善工隶书、飞白书,并创立了“散隶体”,传世书迹是《一日帖》。卫凯、卫瓘和卫恒祖孙三人是北派的书法鼻祖。但卫夫人在中国书坛影响更深远,名气更大。她是外甥王羲之的启蒙老师,王羲之从小便跟她学写字,在卫夫人的谆谆教诲和孜孜不倦的培养下,王羲之的书法练就出了妙笔神功,享誉千古。

    说这些,就本文来说,无非是想为“柳叶体”的由来做点铺垫,欲说明段铁林先生的“柳叶体”是有传承的,至于他对“柳叶体”的变革有什么样的贡献,我不敢做评定。

    古人对卫瓘的“柳叶体”有过不少评价。如宋代的大书法家梦英说:“瓘作柳叶篆,其迹类薤叶不真,笔势明劲,莫能得学。”这“莫能得学”的意思是“一般人是学不来的”,应该指出的是,卫瓘的柳叶体是篆书,不是其他书体。毛主席和鲁迅先生的字,也是先出自柳叶体。只不过毛主席后来从“柳叶体”转向了“草叶体”。而鲁迅则是以“柳叶体”转为带隶意的行楷。

    至于后代写柳叶体的,无计其数,到后来,甚至由此衍生出燕体,但不管怎么说,还是脱不出卫瓘柳叶体的影子。“入笔盘笔,细如纤丝,笔锋在外。收笔若轻若重,轻若毫发,重若阵云,万毫齐发,收笔不收锋,势如破竹,痛快淋漓,一泻千里,给人愉悦之感。”

    段铁林的柳叶体来源于生活,在写生中偶得,在反复研究中,得卫瓘柳叶篆之精髓,并发扬广大,不能不说是历史巧合,凡植物皆有叶,能象形做书法的叶子很多,而惟有柳叶能表达性情,段铁林先生融合柳叶之态,研究成书体,是用心的结果,更是几百年前北宋诗人李廌的天意。我不敢说是他的创举,因为他传承的是卫瓘的古法,只能说,他在变法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特点。

    就书法来说,正确的顺序应该这样排列,小篆、隶书、草书、楷书、行书。秦相李斯变大篆为小篆;狱隶程邈变小篆为隶书;东汉王次仲变隶书为楷书;后汉刘德变楷书为行书;汉末张芝快写楷书为草书。还有王变白云体,欧变右军体,柳变欧阳体,都足以证明,“变”是书法艺术持续繁荣和发展的“法宝”。“凡书通即变”,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变”就是创新,就是拓出新体、形成新风格,“变”是书法艺术发展的必经之路,书法实践只有遵循“变”的法则,书法艺术之树才能长青。这是我对段铁林篆变行“柳叶体”所给予的肯定。

    段铁林先生篆、隶 草 楷 行皆能,尤其偏爱卫瓘柳叶体,在多能情况下,欲闯出自己的一条道路,确实费了不少脑子。在观柳、观古人,临帖揣摩研习的同时,喜欢用楷书起笔,以隶书过度,以行书结笔。其实,这些书法都有渊源的。

    比如,楷书是在汉隶基础上省改波磔、增加钩挑而成的,也叫“正书”“真书”。楷书由汉隶蜕变而来,所以历史上还称它为“今隶”。至三国魏钟繇和晋王羲之,进一步规范体势,使楷书成为一种完全独立的书体。而行书是介于草书和楷书之单间的一种书体,也是日常最常用的一种书体,因此,又可说它是楷书的草化或草书的楷化。唐人张怀瓘说:“不真不草,是曰行书”。事实上,行书正是为了补救草书难以辨认和楷书书写太慢而产生的。

    某年的一个秋末冬初,段铁林先生走在汊河边上,看到柳树落叶,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落在手中的叶子弯弯的,长长的,窄窄的,精致极了,便想,这不正是卫瓘的柳叶体吗,我是否能将这种形状融合进行书写呢?回去试验,妙不可得,便收获了意外的喜悦。

 

 

    他发现,行书的书写,尤其是笔毫的使转,在点画的各种形态都表现得较为明显,这种笔毫的运动,往往在点画之间,字与字之间留下了相互牵连,细若游丝的痕迹,这就是丝连,与柳叶脉络异曲同工。

    楷书与行书书写时,点画的写法,用笔需遵循的准则,如中锋,铺毫,逆入平出,提按起主,藏锋等都是一致的,只是行书书写时比较舒展,流动。大小相兼。每个字虽大小不同,笔与笔相连,字与字之间的连带,既有实连,也有意连,有断有连,顾盼呼应,正是柳叶的那种绵长。

    行书的收放结合。一般是线条短的为收,线条长的为放;回锋为收,侧锋为放;多数是左收右放,上收下放,但也可以互相转换,不排除左放右收,上放下收。行书的疏密得体,上密下疏,左密右疏,内密外疏。中宫紧结,凡是框进去的留白越小越好,划圈的笔画留白也是越小越好。布局上字距紧压,行距拉开,跌扑纵跃,苍劲多姿,与柳叶飘舞摇曳的婀娜是一致的。

    行书浓淡相融,轻松、活泼、迅捷,必须掌握好疾与迟、动与静的结合。墨色上首字为浓,末字为枯。线条长细短粗,轻重适宜,浓淡相间。和草书差不多,但没那么草,这些,也很符合柳叶的习性。

    通过柳叶形状来反映行书内涵,用尖尖的形状取代楷书的点横,让大家在观看书法时,仿佛看到活泼的生命在随着线条律动,产生出静中有动的效果,看似稳如处子,却活泼幽雅,看似柳叶,又不似此物,在有与无之间,去张驰艺术的扩张力,想象力,这种意境是很难得到的。

    我认为,段铁林先生的柳叶体有两个特点:

    一是有着明显的继承性,他在平时刻苦临贴,继承古代书法家的笔墨意趣,尤其是在临摹卫瓘“柳叶体”时颇有心得,在此基础上发现了更为合理的行书起笔、过度,以及收笔形态。只有这样,才能保留书法艺术的正道真传。这种形式,是在继承前提下进行,在自悟中发扬,比如在笔顺变化、结构单位上,没有背离约定俗成的笔划线条,没有生造新的笔顺写法。而且,遵守“中锋行笔”、千古不易的规矩,中锋能获得丰满圆实的、具有立体感的线条。在书写中,由于写意抒情的需要,往往兼用多种笔法,使得笔下的线条,变化无穷,而生出许多情趣,使得作品力透纸背、墨如漏痕。《临池心解》中说:“正锋取劲,侧锋取妍。”除了运用中锋和侧锋以外,偶尔使用偏锋,使作品产生出异样的效果。

 

 

    虽然起笔收笔的柳叶尖行,与楷书有了差别,但从艺术角度又生出诸多风姿。使得线条变化多姿,粗细、曲直、枯湿、燥润、浓淡、虚实都得以表现,令人看来有了丰富多彩、心旷神怡的感觉。但又遵从书法规矩,并未有破绽之处,严格规矩,在此基础上使线条更加秀丽,产生出乃人寻味的效果,所以我认为很不错。

    二是增加了书法的美观性。艺术之美等同于自然之美,呈现出多样的变化。花叶有花繁叶茂之美,柳叶有简约疏朗之美。段铁林行书的柳叶形体,体现出多样化,流畅、活泼、灵动、简约,使用笔灵活多变,线条多姿多态,结构避免呆板。用笔以中锋行笔为主,以侧锋为辅,有时偏锋、挫锋、裹锋兼用;运笔有疾徐之别,有提按之分,有抑扬之感;线条力求多样化,有粗细之比,有藏露之妙,有曲直之变;结构既有严紧之形,又有舒张之态,讲求繁写的密集之美,也讲究删改的简约之美,既有均衡的讲究,又有欹侧的变化,既有蟠龙蜷曲般的紧凑,又有仙凤起舞般的灵动;既可识可辨,美观大方愉悦心情,又可体现艺术审美内涵。

    书法是由线条构成的抽象艺术,它通过千变万化的线条来传情达意。正是因为线条的变幻无穷,才使得书法艺术展现出无穷的魅力,柳叶体使原来的点、横、竖、撇、捺,横平竖直撇捺斜有了变化,把楷书横平竖直撇捺斜的直线形式,变化为曲直兼备,以曲线为主,追求线条的多姿多态,使之流畅、活泼、灵动起来,既有了美丽的动感,又使书法艺术产生了新意。

    书法艺术讲究笔意连贯,既体现书写时的熟练程度,也体现书写者思维的连贯性和运笔时的起承转合。段铁林的柳叶体,既有了“连”的效果,还多了叠的层次,使字有了厚度。牵前携后、互相关照、彼此呼应的和谐之美和活泼多姿、流畅婉转的灵动之美。使笔意的呼应、连贯、传承、畅达顿时活动了起来。

 

 

    他写的“诚”字,以隶书起笔,稍加变化,以柳叶笔继之三横,用正反两个张开的柳叶,巧妙组成“口”字,右侧用短、长、嫩、老四种形态的柳叶,组成飘逸的“成”字。最后的一点用楷书收笔,显得动、静结合,嫩老偕宜,春秋尽显,一气呵成。而下面的两行小字中,“诚实做事,诚信做人”则是稳若山岳,除了有教化希冀,字型也有了变化,两个“诚”字,不但与大字结构不同,且各有特色。就四个点来比较,起笔一个用楷书,一个用行书,结笔一个用行书,一个用柳叶体。余下字亦是各自变化不同,充分借鉴了柳叶轻盈摇曳的动态之美,让人看得心旷神怡。

     他用柳叶体书写的杜牧《山行》诗,围绕这种两头尖、中间宽的柳叶笔型,有用笔的方圆、中偏、正侧,有运笔的轻重、粗细、快慢、涩滑,有结体的大小、斜正、向背、揖让。也有浓淡、枯湿、润燥之差异。更有黑白、虚实、疏密、纵横等对比。给人看到了娟体秀丽,遒劲刚毅、力拔千斤的内功,和娴雅婉丽柔韧曼妙的视觉美感。

 

 

    尤其是笔画最多的“霜”字,写尽了秋的忧愁,用飘洒之势,柳叶身腰有意向外斜欹,且雨字中间四点,有意皴写成飘落之状。使人读来,顿时有了萧瑟惆怅之感,充分表达了“物”本是外像,抒情才是本质,是核心,亦将他叹秋惜秋的心理,用笔墨准确地传递出来。字里含情,弦外有音,此之谓“言之有物”。

    再比如,他书写的元稹《离思》诗,画龙点睛地用柳叶体,将元稹悲痛表达了出来:横如心肠阵痛,点似高山坠石,撇如柳丝抽疤,竖如心灰枯冷,捺如洒泪飘飘,努如凄诉倾哀,钩如念望不绝。将一个痴情感恩的元稹,把对妻子蕙丛的怀念,表达到了及至,让我说,柳叶体在此类作品中更能表达感情,经历过沧海之水的波澜壮阔,就不会再被别处的水所吸引。陶醉过巫山之云的梦幻,别处的风景就不称之为云雨了。虽常在花丛里穿行,我却没有心思欣赏花朵,一半是因为自己已经修道,一半是因为心里只有你,用这样如泣如诉的柳叶体去书写,假如能沉浸去读,甚至能读出眼泪来。

 

 

    我始终相信,书法能抒情,它是人心灵、意志、情感的表现,也是有形有象的,但这种形与象,己不是大自然的形象的组合,而是心灵之外化、意志之表达、情感之流露,可以称之谓“意象”,而“意”从“心”出,意象即心象。书法便是意象之书、心象之书。心中有象,写出的字就可随心所欲。而这功夫,却不全在每个字一笔一划的修炼,而是功夫在字外。惟有这般,千变万化的“心象”,才能化为同样千姿百态、千变万化的书法作品。段铁林先生柳叶体《山行》,淋淋尽至的表达出了这一点。

    他在书写李世民《赠萧瑀》诗:“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识义,智者必怀仁。”时,用柳叶被大风飘动而不动摇的形态书写而成,在此文中,不但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到飓风,看到被风吹动得上下飘舞的柳叶,还可以看到一个乱世里忠臣的赤诚之心。一个性情勇猛的人,是如何懂得道义,一个有智慧的人,心中是如何怀有仁爱的。用柳叶下笔的刚劲有力,配合被风碰撞的身躯,写出了忍耐心胸、纵横恣肆,大开大合、大起大落,有不可遏止之忿,有倚天拔剑之概。

 

 

    与前两幅相比,有了随心与着意之分,效果也有文野粗细之别。此幅较为粗豪、率性,行笔较快;前两幅较为精到、细致,行笔稍缓。但在自然、大气上又是相同的。这种用笔归于自然的书风,倾注进作者的用情,因为它是段铁林用心着意写出的。每一种笔划,都看出了他的义气和坦荡。一字紧接一字,用柳叶体抒发自己的情怀,不但是一种天趣盎然,更是为人的品德和处世信条。

    不再列举作品,通览段铁林先生柳叶体,运笔随意自如,似漫不经意,而更得浑然天成之神韵,有“无心插柳柳成荫”之意趣。书法是一门表现艺术,主要以笔墨形式传达情感意蕴,从他的书作看,字字有势。字字有态。于线条笔墨中,清晰表现出书法艺术的韵律美,动态美以及和偕的力度美。他用简单的形式美,转而追求极具内涵的神韵美,因而,在书法中更有传神之感,正所谓“书之妙道,神彩为上”。

    在开始我便说过,段铁林先生生篆、隶 草 楷行皆能,但我尤是偏爱他写的“柳叶体”这可能是我的一己私念,所以专评了他的此等书法。在我发的作品中,有意发了一些他书写的别的书体,作为参照,我认为,皆是超然出尘之作。但其他书体,虽是高明,但缺少了新意,中国的书法家写法大同小异,他未必能在同类作品中蟾宫折桂,但他的柳叶体,确实触动了我的感觉。

    我想,历来书家总爱引这样的话:“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当然,这是尊重古法的一种表述。然而,不图创新,刻意一味临摹古人,纵是写出了一付古人的面孔,却少了今人活人的气息,我认为没有意思。甚至许多书法家因“取法乎上,仅得其中”,而缺少新意;也许是写得过于烂熟了,总显出一股俗气来,怎么也摆脱不了这种形成的习惯。试想,如果都这样,那里还有中国书法的发展?假如王羲之等许多王谢贵族子弟,从小就浸淫於汉魏碑帖之中,他们笔下如果全是汉魏人的仿品,哪里还有书圣的地位、与“晋韵”的境界?同理,“唐尚法”之楷书、草书,“宋尚意”之行楷、行草,乃至元明清的书法,也全都没有了。从这点讲,我赞成段铁林先生对柳叶体书法的尝试。

 

 

    段铁林在河北书法界颇有影响,弟子很多,就如同当年李廌的预言“铁林子弟八九千”。他曾在石家庄38中任学生书法辅导老师,在省会少儿活动中心任书法老师、进社区、进学校宣讲书法、在电视进行书法讲座,深入农村在平山的小学多次讲授书法,可谓弟子如云,我不是夸他的书法阅历,而是赞当年的大才子李廌有一双慧眼。当然,这是一句玩笑话,其实,只能证明,他在书法上有了为人之师的资本。

    如果实话实说,我认为段铁林先生的“柳叶体”已经有了心得,有了火候,但还未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比如一些结体的组合,四季柳叶的运用,以及与其他书体的结合上,尚有瑕疵,不过,他对柳叶体的痴爱,使书法与情感真正地融合在一起,人们在他的柳叶体书法中,看到了一颗孜孜不倦追求的透明之心,我想,只要他保持钻研,刻苦练笔,尚容时日,他肯定能成为一名柳叶体的书法名家。

    最后,用一首七律结尾,以谢段铁林先生对我的信任。

    当年李廌有奇能,

    算就今朝隔世朋。

    柳叶纷飞随墨卷,

    毫锋飘逸慕兰亭。

    书从卫瓘讨真谛,

    笔自羲之借晚情。

    何必龙蛇留篆字,

    牵丝皴绿也惊鸿。

 

战略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 冀商动态 | 冀商榜样 | 投资河北 | 冀商论坛 | 冀商史话| 冀商画院| 名企名品
版权所有:天下冀商网    运营:石家庄今视广告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西路698号 手机:18032663797  
电话:0311-87688888转1511 邮箱:txjishang@126.com
网站法律顾问: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邹德凤
冀ICP备14006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