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天下冀商网

冀商史话
领航现代中药的航母
——神威药业三十一年激情发展的历史画卷
发布日期:2015/6/14 11:33:24   文章来源:河北工人报

文/寻访记者 李蕙芸

 

    一台拖拉机,两口大缸,三排平房,四亩地”的作坊式小厂,到年营收30亿元,利税超12亿元,全国中药行业前四强,香港联交所市值最大的现代中药企业,当之无愧被业界认业现代中药领航者。这个中药企业的华丽转身用了30年。

    对历史的痴迷在于其中所昭示的未来。历史不属于过去,而是属于现在,历史学家的作用既不是热爱过去,也不是使自己从过去中解脱出来,而是作为理解现在的关键来把握过去,体验过去。透过神威的成长,我们看到的是一幅中国经济发展的长卷。

 

    ■激情萌动——       

    初露锋芒“李承包”

 

    2015年1月,北京人民大会堂。

    在接过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证书的一刹那,头发灰白的李振江突然觉得,这个证书竟是如此的沉重。

    站在成功的现实土壤,回首往事,即便千遍,关键时刻依然激情彭湃。

    石家庄火车站往南25公里,栾城区南1公里处,当308国道往返的公共汽车每天在这里停靠时,乘客总会不经意间瞥一眼远处高高的一座厂门。门里发生的事情他们无从感知,但这座厂门由破旧的砖石到洁白的花岗石,由低矮的门檐到如今气派的罗马柱,他们却能真切地感受到厂门内必定发生了一些不凡的变化。

    1979年,落户在这里的是“河北栾城县红旗制药厂”,只有三排厂房,这个小厂就是神威药业的前身。其实,再向前推,红旗制药厂是由1970年成立的南王中学“五·七”化工厂变身而来。

    “五·七”化工厂是南王中学的一家校办工厂。在当时一无厂房,二无设备,三无资金,四无产品的情况下,教职工们支起了简易的厂房,生产出硫酸亚铁粉。1973年11月因政策变化, “五·七”化工厂更名为栾城县红旗制药厂,1979年,划归栾城县工业局,成为一家县属国有企业,搬到了现在的地址。

    让我们把目光落在31年前那场激动人心的承包辩论会。那里也是今天神威药业的出发点。

    1984年,一个不平凡的年份。

    那一年,柳传志、张瑞敏、王石投身商海,实践他们的改革梦想。由此,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后第一波创业高潮。也是在这一年,栾城县红旗制药厂面临难以为继的困境。

    当年,马胜利承包石家庄造纸厂的成功,让当时只有28岁的销售科长李振江热血沸腾。“马胜利是我的偶像,我渴望当第二个‘马承包’!”李振江清楚地记得,那年的夏夜,一轮皎洁的圆月挂在天空,他怀抱着干一番大事业的理想走进县委大院,敲响了县委书记的大门。听完汇报,县委书记当即表态:“年轻人,我支持你。”可是两天后,当李振江把承包的想法跟县里主管领导汇报时,“太年轻,不合适!”被兜头浇了盆冷水。

    李振江的倔强和坚持占据了上风。在他的多方奔走下,县里决定,组织一次承包答辩会,推出两个有力的竞争对手,要和李振江一较高下。

    当年的技术科科长姚五云,就是承包竞争者之一,他为我们还原了当年竞争现场那改变历史的一刻。

    “当时的红旗制药厂,寒酸到连会议室都没有,领导出面在附近一家酒厂借了个会议室,没有硝烟的承包竞争会就这样开始了。”当天的情形姚五云记忆犹新,70多位员工全部列席旁听。

    姚五云和另一位竞争者的演说完成后,李振江走上发言席,他的演讲颇具感染力,早有准备的方案和现场良好地发挥使压倒性优势很快就显现了。

    面对一个个疑问,李振江有理有力地回答征服了台下的员工们!

    这年9月,李振江成为红旗制药厂的承包人,同时工厂更名为石家庄地区制药厂。

    承包使企业起死回生,不到4个月的时间,药厂实现利润30万元。接下来的3年里,药厂利润按照每年翻一番的速度递增。

 

    ■激情涌动——       

    脱胎换骨改制路

 

    达尔文说过:“存活下来的物种,不是那些最强壮的种群,也不是那些智力最高的种群,而是那些对变化做出最积极反应的物种。”

    如果说1984年的承包制救活了石家庄地区制药厂是正好踩对了时代节拍的话,那么1992年,这个厂所有制改革则造就了神威药业的诞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

    1992年,这一年年初,邓小平再次南巡发声,针对股份制问题的争论,邓小平指出:“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神威敏锐地洞察到国家对股份制改革的支持,很快做出反应——一场自内而外的革命正在这家国有企业内部酝酿。

    原任副总经理崔连辰仍然记得很清楚,在这场自我革命前,他们一批企业骨干去了浙江,他们看到在那里的企业中,因为拥有企业股份,每一位职工都把自己当作企业真正的主人,这使得他们感受颇深。回来后他们就在厂里推行股份制改革。

    “但是,当时职工们并不能完全了解股份制。”现任神威常务副总裁信云霞说,当时不少职工对拿出钱来买股份颇有顾虑,于是,管理层带头购买股份的同时,为职工们勾勒出一幅美好的图景:未来,大家能够拥有电灯电话,住到楼上楼下,甚至买得起车。要知道,那时候神威送货用的都是拖拉机,而非汽车。

    职工们相信了这个承诺,信云霞清楚地记得,正是出于这种信任,当时只是个技术骨干的她,把自己积攒了多年,准备买地盖房子的8500元钱全部入了股。

    1992年8月9日,河北省首家规范化股份制企业——石家庄神威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宣告成立。职工占股达到了30%。

    神威的第二次股份制改革发生在1995年。

    尽管在第一次股份制改革后,企业活力有了提升,但是国有资本仍然具有绝对话语权,仍然制约着企业发展活力的喷发。

    这一年神威又进行了一场脱胎换骨的革命,推行职工全部买断国有股份。神威从省里请来专业的会计师,对国有资产进行评估,评估完成后,开始发动职工买股。从高层到基层,全员买股。雷厉风行的作风让当时犹疑的员工在公司香港上市后得到了极大的回报,那些因此而离开神威的人无不后悔万分。

    就在转为民营企业的当年,神威的规模比1992年扩大了1倍。这一年,神威工业总产值达到8500万元,实现利税800万元,连续3年位列河北医药企业10强,中国医药企业百强。

 

    ■激情迸发——       

    转型中药 领航前行

 

    走进神威的大门,迎面你会看到一尊独占鳌头的大圣孙悟空的雕像。神威人对这尊雕像情有独钟,“这像不像我们企业,在不停地变化中引领行业。”

    如果说承包制唤醒了沉睡的企业,股份制启动了这艘大船的话,那么这艘大船将驶向何方?航行的目标又在哪里,则考验着船长的智慧。

    河北省作为中国原料药、化药的生产的基地,由于医药界共和国长子——华北制药的名声,使得河北的原料药、化药享誉全国。1992年以前,神威药业同中国大部分西药厂一样,也在化药领域踽踽独行,生产一些红药水、十滴水等简单的西药产品。可以说没有找到准确的方位。

    而促使神威寻求变化的动力来自一次再寻常不过的接待。

    一次,埃塞俄比亚的大使到神威药业参观,参观结束后对方问了陪同参观人员一个问题:你们没有自己的产品吗,你们生产的西药是不是侵权?

    面对老外的质疑,神威人开始反思:中国药企没有属于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就没有核心竞争力。

    说干就干,当其他药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在西药市场上争得你死我活时,神威却选择了另辟蹊径寻求新的蓝海——向现代中药进军,由仿制西药转产现代中药,走发展民族工业的道路。

    1993年至1994年,神威先后完成注射剂车间、中药提取车间、仓库、动力房等技改项目18项,大胆引入制药剂型中技术难度最高的注射剂。两年间,申报和投入生产的中药品种达40多个。

    “一支药,两条命”,在神威的厂区里,这句话写在墙上有20多年了,略有些脱漆的红字,看着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这是我们企业决定上马中药注射液那年写在墙上,时刻提醒着我们做中药注射的重要性,一头连着病人的性命,一头连着企业的生死。”神威药业总裁办宣传经理刘水清告诉记者 。

    没有危机感就是最大的危机,不思进取、安然度日就是末日的开端。

    现任神威副总裁陈钟当时负责企业技术,提起当年的压力,“那可是真正的压力山大啊!”要知道,现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技术是从“零”起步的呢。

    “最初的想法来源于1993年的一次日本考察。”陈钟向我们讲述那次不同寻常的日本考察。在日本,他们看到日本汉方企业高水平的自动化生产线,非常科学准确,觉得中药应该是由中国人发扬光大的,陈钟说,“当时想过要引进中药自动提取技术,但难度很大,人家的核心技术是不会告诉我们的。在大使馆和医保商会协调下,只是让我们看了一个企业。”

    中药技术要掌握在中国人手里!他们访遍大江南北,但国内没有一家自动化的中药企业。经过不懈走访,终于在哈尔滨找到中船重工一家专门制造大型舰船主动力的研究所。虽然对方没有做过此类设计,但愿意跟神威一起探索中药现代化、自动化。

    就这样一没有先例,二没有图纸,历经千辛万苦,他们终于制造出国内第一套全自动中药提取生产线。陈钟说,“实际是我们出方案思路,厂家做设计,把几个专业厂家设备串起来,中药从清洗、切片、提取,溶媒加入、到最后的萃取,包括其中压力、温度等全部自动控制。”

    大约从2006年起,每个周三,都会有一辆车载着一位满头白发的七旬老者来到神威药业。这位老人叫孙宝惠,她从事中药鉴定50余年,对中药有着深厚的感情,中药认知更是相当精准,是业内公认的“国宝级”人物。

    在神威储藏有2000余种中药材的标本室里,大多数中药皆经过她的鉴别,被贴上了绿色、粉色或黄色的标签,分别代表了优质药、劣质药及伪品药。而神威采买的药材也都要通过与标本药材的比对鉴定,确定质量无虞才能进入生产车间。

    孙老师每周都抽出1天到神威做中药鉴定,在这里,药材的品相质量稍有不足都难逃她的法眼……

    2015年的春天,神威用一张“中药注射剂全面质量控制及在清开灵、舒血宁、参麦注射液中的应用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的证书,再一次诠释了近十年的认真坚守和近3亿元投入的价值。

 

    ■激情荡漾——       

    一波三折香港上市

 

    企业做大,眼光就要长远。

    事实上在1994年,神威就与上市有过一次近距离接触。当年河北省把两家优秀企业向中国证监会提出上市申报,这两家企业便是华北制药和神威药业。但是当名单呈报到省领导办公桌上时,发现“两个都是做药的”,为了提高成功率,便把本属于神威的名额给了本省另外一家建材公司。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李振江现在回忆,“当时没能上市,其实对神威反而有好处,神威还得再好好准备准备。”

    这一准备就是近十年。

    2002年11月底,神威利税首次超亿元;2003年非典事件中,中药产品发挥重要作用,让全世界看到了中药的神力……神威知道上市的时机到了。而这一次,神威将目光瞄准了国际大都市的香港股票市场。

    没想到第一步就异常艰难。在香港上市,首先得有外汇账户,但当时企业开立外汇账户并不那么简单,需要中国人民银行外管局的批准,那时国家并不允许企业开设外汇账户,也没有任何政策。怎么办?连个外汇账户都开不了,还谈什么香港上市?

    出色的企业家都有变“不可能”为“可能”的神奇能力,李振江就有这样的能力。他一次又一次地跑国家外管局,表达神威真心做大企业的愿望,以及他对中药事业的一片丹心。

    一次不行,他再去一次,三次,四次……就这样,李振江拿出百折不挠的坚韧毅力,北上表了九次决心。坚持不懈的精神终于感动了外管局领导,拿到了外汇账户。

    外汇账户有了,但是没有钱!找外商借?不止条件苛刻,更重要的是,当时的政策也不允许境外贷款境内抵押。

    天无绝人之路。一筹莫展的李振江在参加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期间,仍在寻找机会向企业家和政府官员请教上市事宜。这时,同是全国人大代表,也是李振江的老友——石药集团董事长蔡东晨向他伸出了援手。

    当时以中国制药为名在香港上市的石药集团,因为早期以国有企业的身份登陆海外资本市场,有外汇储备,有条件借钱。但当时的石药集团仍是国有股份,所以,神威借钱必须要市政府领导批准。

    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李振江急急忙忙去找市政府领导。对神威的实力,市政府明白, 惟一担心的是这笔钱借出后什么时候能收回,毕竟两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

    “一年!请给我们一年时间,一年之内,我们保证归还!”李振江拍着胸脯做了保证!

    回忆起路演这段身心俱疲的经历,神威原副总裁王志华告诉记者,他们像打仗一样奔波于德国、新加坡、英国、法国等各个国家,当时每天十场路演,每次一个小时,讲完之后马上赶往下一场,时间都是精确计算好的,往往到达下一场时只差两分钟就要开始了,李振江只有喝口咖啡提提神的时间,然后马上开始演讲和回答投资者的提问。

    敲钟的时刻终于来临,2004年12月2日,神威在香港成功上市,共募集资金10亿港币,成为国内首家在香港上市的现代中药企业!

    2005年2月,神威股票以优异的表现被纳入恒生综合成分股,进入港交所市值最大的200家上市公司之列,并因其出色的业绩表现,多次入榜中国医药上市公司竞争力20强。神威也实现了上市之初对石家庄市政府的承诺,不到一年,他就还清了两千万的借款。

    “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冬天,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春天; 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面前拥有一切。”文学巨匠狄更斯百年前写下的这句名言,恰恰契合了走过三十一年历程的神威当下。

    站在而立之年的重大节点上,神威仍在谋变。

    经过31年的岁月,当年的满头黑发已被岁月浸染为灰白,但作为神威的带头人,李振江一如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心中揣着梦想:他希望现在跟着他的神威人,能够享受神威发展带来的巨大收益,一如当年第一批持有神威股份的老员工一样,变成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这个梦想的现实路径之一就是神威将会再来一次上市,不过这次是将旗下板块分拆上市。

    这个宏伟理想实现的前提,是实行神威未来五年“一体两翼”发展规划:以医药工业为主体,以医疗服务终端与医药零售终端为“两翼”,打造“双百亿”工程。

    我们期待着,神威这艘中药航母的第二次起程!

战略合作伙伴
关于我们 | 冀商动态 | 冀商榜样 | 投资河北 | 冀商论坛 | 冀商史话| 冀商画院| 名企名品
版权所有:天下冀商网    运营:石家庄今视广告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西路698号 手机:18032663797  
电话:0311-87688888转1511 邮箱:txjishang@126.com
网站法律顾问:河北冀华律师事务所 邹德凤
冀ICP备14006640